恰似飞鸿踏雪泥——苏轼与徐州----信息工程系第六届读书节读书专家讲座之二
  • 发布人:admin
  • 时间:2014-05-30
  • 点击:12156
  • 来源:[db:来源]

承传东坡精神,弘扬东坡文化。526,陈淑丽老师在第二阶梯教室为信息系学生讲述了苏轼与徐州及徐州人民之间的深厚感情与密切关系。

徐州,是苏轼民本思想践行的辉煌地,这一时期被称为他的黄楼时期:他关注民生,发展生产,为民请命,减赋解困,政绩辉煌,并留下了大量诗文。“此心安处是吾乡”讲座最后阐述了对苏轼第二故乡的思考。

同学们从讲座中更深入地了解苏轼对徐州和徐州文化的贡献和影响。

附:

苏轼在徐州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今四川眉山县人。北宋熙宁十年(1077)四月至元丰二年(1079)三月,苏东坡调任徐州知州,在徐州生活了1年零11个月。 

苏东坡在徐任职期间,不仅给徐州留下了众多的历史遗迹,如黄楼、快哉亭、放鹤亭、东坡石床、苏堤等,而且还对徐州风土民情有着美好的记述,传承着徐州悠久的历史和文化。这期间,他写了170多首诗词,特别是那篇脍炙人口的散文——《放鹤亭记》,它记述了云龙山隐士张天骥筑亭放鹤的实际,赞颂了清远出尘的山林隐逸之乐,张扬着一股冥思哲想的穿透力。这些,对徐州悠久文化品格的形成和铸造都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苏轼是中国文人中写酒写得最多的文人。中年之后,他的生活和创作都离不开酒。比如,吾一醉岂易得,买羊酿酒从今始念君官舍冰雪冷,新诗美酒聊相温入城都不记,归路醉眠中山城酒薄不堪饮、欢君且吸杯中月酒困路长唯欲睡、日高人喝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等等。在《放鹤亭记》一文中,有六处说到酒。其中卫武公作《抑戒》,认为没有比酒更令人荒唐腐败的;而刘伶、阮籍等人却因为好酒而留名后世。值得一提的是,文中第二段重点本来是讲放鹤的,可苏轼却大讲特讲起酒来,以做宾,来陪衬鹤。这样,山林遁士之士,虽荒惑败乱如酒者犹不能为害,而况于鹤乎

诗言志,酒载情。在苏轼的诗文中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借酒抒怀,充分体现了在徐期间的畅快心情和乐民之乐、忧民之忧的爱民思想。但喜宾客来,置酒花满堂轻舟弄水买一笑,醉中荡浆肩相摩醉呼妙舞留连夜,闲作清诗断送秋从君学种,斗酒时自劳等都是例证。

苏轼经常与朋友一起登山临水,寻胜访幽,诗酒唱和,以他生花妙笔描绘了徐州的山山水水,并赋予了神气与灵性。他在徐州的创作上,不仅在内容,在形式上也不落藩篱。元丰元年九月十七日,苏东坡和张山人、颜复、王巩游云龙山的《登云龙山》诗就是典型:

醉中走上黄茅冈,满冈乱石如群羊。

冈头醉倒石作床,仰看白云天茫茫。

歌声落谷秋风长,路人举首东南望。 拍手大笑使君狂。

这首诗写作者已醉登山,醉眼朦胧,山上的石块就象羊群一样。苏轼身为使君,不摆架子,平易近人,老百姓见他醉卧在石床上,无所顾忌,拍手大笑。这不仅生动描绘了苏轼不拘一格的豪情,而且体现了他一贯遇民如儿吏如奴的爱民如子的思想。这首诗从形式上虽然也是律诗,但仅有七句,全诗一韵到底,耐人寻味,在艺术形式上也是一次突破。

还有东坡偕民求雨,在当时被传为佳话。面对徐州久旱千里赤的严重旱情,苏轼尊重风俗民情,同百姓一起来到城东石潭求雨。天地本无功,祈禳何足数。苏轼并不迷信祈禳,只不过是尽知州守土之责罢了。说来也巧,不久,徐州真的下了一场喜雨。当他亲眼看到旱情解除、丰收在望、农民喜气洋洋时,满怀深情地写下了著名的《浣溪沙》词五首。词中写到:老幼扶携收麦社,乌翔舞赛神村。道逢醉叟卧黄昏垂白杖抬醉眼,捋青捣软饥肠,问言豆叶几时黄?农村淳朴的风光、老少俱欢的情景,写得生动活泼、亲切感人。究其原因,恐怕是使君元是此中人吧。

徐州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在1077年秋,到任还不到半年的苏东坡遇到了百年不遇的黄河决口。当洪水抵达徐州城下时,他奋不顾身,以身帅之,亲荷,结庐城上,过家门而不入,与民众一道抢救城池。黄花白酒无人问,日暮归来洗靴袜,就是当时真实的写照。抗洪胜利后,全城百姓无不欢欣鼓舞,他们为感谢这位领导有方,与徐州人民同呼吸、共存亡的好知州,纷纷杀猪宰羊,担酒携菜上府慰劳。苏轼推辞不掉,收下后亲自指点家人制成红烧肉,又回赠给参加抗洪的百姓。百姓食后,都觉得此肉肥而不腻、酥香味美,一致称他为回赠肉。此后,回赠肉就在徐州一带流传,并成徐州传统名菜。这在《徐州文史资料》、《徐州风物志》、《徐州古今名馔》中都有记述,回赠肉就是现在大家常说的东坡肉,徐州的大小饭店,都有这道特色菜。

苏东坡还在东门城墙上新建两层高楼,取名黄楼。在落成典礼这天,苏轼在楼上摆酒设宴,全城万人空巷前来庆贺。苏轼高兴地作了《九日黄楼作》这首诗。在回忆抗洪情景后写到:岂知还复有今日,把盏对花容一押一杯相属君勿辞,此境何殊泛清。去年抗洪斗争惊心动魄,风雨泥泞;今年与民把酒赏花,优游从容,如同泛舟江南溪,怎不令人感慨。

云龙湖有十里长堤苏堤,是苏东坡当年为防湖水泛滥发动人民所筑,故与杭州西湖苏堤同名。湖畔有苏公山庄、苏公塔,还用花岗岩石刻了苏公生平行迹图,再现东坡当年的生平。苏轼为徐州人民造了福,人民将永远怀念这位太守的不朽政绩和潇洒逸事。

  徐州人民只要一提起苏东坡,无不感到亲切自豪,无不流露出自然的微笑。徐州人民为什么厚爱苏东坡呢?我想,根本原因是他在职期间恪尽职守,一心为民。作为一州之长,他率民抗洪,劝民耕桑,带头寻找并开挖煤炭,做的都是与人民息息相关的事;作为一位文学家,他反映时代呼声,倾诉人民心愿,积极为黎民百姓鼓与呼,从而在中国文学史上获得了崇高的地位。在心系人民、办事为民的实践中,他与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苏轼对徐州的热爱和对老百姓的无限深厚的感情难以言寓的。他曾在《灵璧张氏园亭诗》中说,余为彭城二年,乐其风土,将去不忍,而彭城之父老,亦莫余厌也,将买田于泗水之上而老焉。可以想象,如果不是王命在身,苏轼大概会种树栽松,终老徐州的。

在苏轼罢任去湖州时,彭城父老纷纷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扳援在苏轼的马前,他们捧蓝献花,洗盏呈酒,为这位使君祝福。苏轼激动不已,挥泪写下了《江城子.别徐州》:

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摧手佳人,和泪斩残红。为问东风余几许?春纵在,与谁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背归鸿,去吴中。回首彭城,清泗与淮通。欲寄相思千滴泪,流不到,楚江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